2017年7月14日星期五

20170713

我女兒今晚出奇地難入睡。
她躺在悶熱的小床上,要我陪她摘冰花。
我用我加了氟的嗓音,
把各種花的名字凍結成冰 ,
再讓她把它們挨個摘下來
放進她枕頭下的冰雪宮殿裡。
她摘完了蘭科又摘十字花科,
等把我腦海裡擁擠的薔薇科詞匯全都洗劫完畢,她才扭身睡去。
窗外雷聲大作,我終於得空掏出手機,
看到那個驚人的死訊。
愿他以閃電為碑,暴雨為墓。
愿無處可獻的花朵終於可以獻出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