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7月18日星期二

秦耕:中国的自由神——悼念我的师友刘晓波


18天!从你患病的消息传出,到你溘然离世,之间仅有18天!看了7月12日医院例行的病情报告,我已经意识到你与我永诀的日子,可能就在7月13日!

在这18天里,全世界的目光一直聚焦在你身上,地球的每一处都有人在为你呼喊和祷告,众多朋友关山重重,奔赴沈阳,找遍医院的每个角落。我一反常态每天发布多条微信,每条微信都在表达同一个词语:悲愤!在这18天里,我虽远在天涯,心却被紧紧牵在那间具体位置并不明确的病房里。

在令我和其他朋友悲愤异常的这18天里,你始终被隔离在某个角落,密不透风,刺刀、铁网与高墙,将你与亲人和朋辈强制隔离,那怕是在你生命的最后18天。亲人的爱被阻挡,朋友的情被隔离,任由孤独与病魔轮番折磨。你被监禁,仅仅因为你是一个无罪的人!

我看了你最后的遗言,你说8年前你失去自由,现在又即将失去时间,临近生命的尽头,但你并无恐惧!是的,8年前你无惧失去自由,今天你无惧失去生命,因为你心中充满自由,你的理念永远不死!神说,那些能败坏你身体的,不要怕他!

现在你走了,你用自己的死亡,终于战胜了他们的监狱!你自由了!

在人们习惯使用MSN的时候,你MSN的名字是llx,那是刘老侠的缩写,我没有问过你,但我猜度老侠是相对于刘霞而言,因为她是小霞;后来是你教我如何使用 skype与朋友沟通,你在电话中亲自指导了我下载和安装的全过程,后来那些日子你也是我在skype上说话最多的人,到现在只要我登录skype,还能看见你消瘦但很精神的头像;你的电话是13552972115,至今仍存在我的通讯录里,我退役的诺基亚手机里,还保存着与你之间所有的短信往来;在人们开始使用智能手机和微信的时候,我还傻傻的等待你走出监狱,在新手机上安装微信,然后每天去你的朋友圈点赞;如今在我三星手机的字母表上只要输入xiao,系统自动跳出的两个字就是晓波……但我已经永远失去你了!无论是通过skype还是中国移动,我都再也无法听到你那浑厚且时有结巴的嗓音了。

2006年我低调参与基层人代选举,在最后一刻,控制选举过程的机构,勒令其中一人退选,故意让参选人数不足法定最低差额,然后在午夜紧急宣布我所在选区的选举暂停,以这种“合法”的方式,非法阻止了我的当选。事后你对我说,只差半步,你就偷袭成功!因为在那个选举年里,全国各地200多个高调的独立参选者,都被扼杀在起步阶段,只有在你指导下采用低调方式的我,走到了即将进入正式候选人名单公布的最后一刻,下一步就是正式投票。你还笑着这说,我还指着去海南时有人大代表陪我呢。

那年你得知我要结婚,表现得甚至比我还要高兴!因为你希望人间爱情美满,朋友们个个家庭幸福。你给我说,你平日出行,身后总是跟着七八个尾巴,阵仗过大,走到那里,就把麻烦带给那里的朋友,并让朋友在日后失去往日生活的那种宁静。你把自己这种遭遇贴身紧逼的常年监控,称作出行不便,也尽量减少出行。因此你专门委托另一位共同的好友,像使节一般,奔波数千公里,专程来海南向我表示祝贺。

那年在北京的一个夜里,在出租车上,你对我说也许我啥时候又会被关起来,因此我现在拼命写作,想尽量多积攒一些稿费,到时候留作你嫂子的生活费。我非常了解你的想法,你从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发表言论的人坐牢,也总是劝告每个朋友,不要激进,不要浮躁,用理性而温和的调子发言。每有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因言系狱,你总是痛心疾首,第一个站起来为之奔走呼号。但却平静的面对着自己随时降临的牢狱之灾。2008年你身陷牢狱,每次律师会见,你第一个问的就是,还牵连了谁?当得知最后按照“该硬的硬,该软的软”的最高指示,放过我等,千般罪恶,由你一身担当时,你心里非常踏实了。以我对你的了解,你在审讯中肯定是大包大揽,把事情全往自己身上揽,还是那种大哥风范,想罩着一群小弟。也就在这个夜里,七贤村路上你下出租车后与我握别,时至今日其情景还历历在目。翌年我到京办事,因为知道的你的作息习惯,这次就没有登门拜访,一念之差,竟让上年的那次午夜握别,成为最后一面。

你走了,自由了!把无尽悲伤留给我们,也把未来的艰难留给我们,今后再没有人像能你那样,以大哥般的身姿替我们担当,以你的身体,把我们遮挡在尽可能安全的地方。但不管路多难走,我们还要毅然前行,你虽然以这种令人措手不及的方式退出,但你永远活在在每个渴望自由的人心中,你已经成为这国这族的自由之神!

一篇千字文当然无法表达我的悲伤和无边怀念,我所能做的,就是向神祷告,我坚信神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拯救计划,一定会带领我们走向你用尽自己生命所追求的自由!

愿你的灵抵达耶和华的国度,永享安息!愿曾经捆绑你肉身的枷锁,不再捆绑还活着的人,愿神眷顾你留下的这国这族,愿神拯救!愿神施恩!

晓波,我亲爱的兄长,在我年轻时你是偶像,在我中年时你既是良师亦是益友,永别了!愿你的灵魂与神同在,永享自由!

2017-07-13

1 条评论:


  1. 秦耕,你是刘晓波的朋友,你一定很乐意替他报仇。我发现一个报仇机会,不知你
    愿看看吗?那就是,判刘晓波有罪的刑法105条,是条违背宪法的法律。我一个人如
    此说,不能起作用。我希望你也来看看是否违宪。伍达旺

    回复删除